碳定价走向何方-关键在于企业管理

自从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隆重落幕后,碳定价(carbon pricing)俨然成为这四、五年间最常被讨论的气候词汇,碳交易、碳税等制度在各国是如雨后春笋般地长出来。根据世界银行2019年碳定价报告,光是这两年,全球碳定价措施就多增了11个,而目前还有57个已成立或规划中的政策,正等待被落实,涵盖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可达20%。

但说实在的,由于各地碳价不如预期的高,这些大量冒出的税收及交易制度,仍无法协助达成《巴黎协议》里的目标。世界银行估计,2020年的碳价至少要达到每公吨(tCO2)40到80美元,外加国家之间的紧密合作和企业内部供应链管理,才能有效达到减排效果。

国家双边合作 盼造就国际减量成果转让

先来看看国家层面,《巴黎协议》的第6条(Article 6)明文订下可透过「市场机制」帮助各国达成减碳目标,也因此,这一条被期待能进一步有助于国际碳市场的串连和碳价的形成,甚至为气候融资创造新的渠道,加强低碳技术转移及能力建构。

不过,由于针对Article 6太过于技术性,又牵涉到许多经济利益,相关谈判已连续好几年在联合国气候变迁大会上未果。统整几个失败原因,大概不外乎于四点:
1.《京都议定书》中所创造的碳权,是否可以在《巴黎协议》遵约期持续被利用?
2.碳交易底下的碳权,是否能被计画执行国跟投资国纳入国家减排贡献?
3.是否要设立碳市场机制的全球减排目标?
4.是否把部分碳交易收益运用于调适计画?

由此看来,如此跨国合作的碳市场机制实在不容易被建立,而目前已经有些评论者开始认为,Article 6其实只是锦上添花罢了。因为就算没有国家市场机制,《巴黎协议》还是可以被执行,各国应实实在在地落实自主贡献,做好基本功课,才是让全球脱碳的不二法门。

降低气候风险 越来越多企业替碳排定价格

虽然要在国家之间创立碳交易市场有难度,端看各国在今年底的COP26气候大会上,能不能顺利达成共识,但是碳定价在各大龙头企业间,已渐渐成为一种「非做不可」的管理手段。

简单来说,内部碳定价(internal carbon pricing)就是企业为自己排放温室气体的「外部成本」内部化,有了这么新一套的成本计算,便可促使企业在排放量上自我节制,甚至能刺激更低碳的生产流程、研发技术,或重新调整内部供应链,让更多上游厂商因此也迈向低碳。

 

商品介绍

ku体育滚球串-正式版

ku体育滚球串-正式版

ku滚球足球-德甲意甲赛

ku滚球足球-德甲意甲赛

ku改bet9有一段时间了

ku改bet9有一段时间了

ku体育滚球-最夯的地方

ku体育滚球-最夯的地方

9洲娱乐,bet9洲苹果版

9洲娱乐,bet9洲苹果版

bet9国际娱乐网址app

bet9国际娱乐网址app

九洲娱乐app-bet9州

九洲娱乐app-bet9州

九州娱appbet9下载

九州娱appbet9下载